技术,始终都是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推进器当产业互联网缺少了新技术的驱动之后它的发展非但是缓慢的而且是任何新意的。因此如果我们要寻找产业互联网的新路径的话特别是要寻找有别于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新路径的话我们要做的就是要从新技术上要生产力。
  当产业互联网缺少了新技术的应用作为驱动力而仅仅只是按照互联网的技术的力量来发展它的发展始终都是无法获得突破和创新的这是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的产业互联网玩家无所作为的根本原因同样是产业互联网的未来掌握在新技术玩家手中的原因。
  早前我们看到的是一派布局新技术的景象无论是大数据、云计算抑或是区块链、人工智能我们几乎都可以在这些新技术领域看到头部互联网玩家的身影之所以会有这种景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那些头部的互联网玩家们业已意识到了产业互联网的本质驱动力所在。
  当互联网玩家开始拼命布局新技术的时候传统玩家同样不甘落后他们也开始了布局新技术落地新技术的行动无论是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自身的流程和环节当中抑或是他们对于新技术的研究我们都可以看出传统玩家一点都不传统。
  当新老玩家都在将新技术的应用当成是新的发展路径的时候其实为我们开启了有关产业互联网的第二条路径即新技术的应用遵循新技术的应用并且找到新技术与自身的结合方式才是真正开启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关键所在。
  路径三数字化的交集。
  我始终都认为,产业互联网其实是在寻找「产业」和「互联网」两种元素之间的交集而非仅仅只是将「产业」和「互联网」两种元素进行简单地相加。因此,如果我们要寻找产业互联网的路径,特别是有别于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新路径的话,寻找「产业」和「互联网」两种元素之间的交集,特别是能够实现两者之间的深度融合,才是保证产业互联网可以有所创新的关键所在。
  在寻找数字化的交集的过程当中,我们并不仅仅只是要做实体经济的数字化,同样需要做的是互联网的数字化。当产业数字化和互联网数字化真正达成,产业互联网才能真正可以实现。简单来讲,只有实现了数字化的玩家,才是可以真正把握产业互联网的精髓和本质的玩家。
  由此看来,所谓的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一个数字化为主导的新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产业和互联网不再是独立的存在,而是变成了可以深度融合,相互贯通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产业互联网的玩家们来讲,一定是找到了数字化的实现路径,并且用数字化的手段来解决那些互联网和传统产业无法解决的痛点和问题的玩家。
  从表面上看,在数字化方面,互联网玩家可能是有一定的优势的,但是,随着数字技术的影响深度,特别是随着实体经济的进化不断深入,在数字化方面,实体经济玩家其实是非常具有自身独特的优势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仅仅只是将数字化看成是互联网玩家的专属,同样是不切实际的。在我看来,实体经济在数字化上同样具备互联网玩家无可比拟的优势。比如,实体经济的玩家接触到的数据更加及时,更加真实等。如果实体经济可以在数字化上找到正确的方式和方法,他们同样可以成为数字化时代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路径四:新产业的涌现。
  如果产业互联网没有新产业的出现,那么这样的产业互联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换句话说,这样的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因此,当我们在寻找产业互联网的新路径的时候,必然是以新产业的涌现为标准的。当我们寻找产业互联网的新路径的时候,必然是以新产业的涌现为衡量保准的。
  在现阶段,我们看到的是诸多的产业互联网玩家仅仅只是将改造产业的内在元素、流程和环节看成是主要目标和追求。然而,产业本身并未发生改变,那么,这样的产业互联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业互联网。或者说,现在的产业互联网,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等到产业内在的元素、流程和环节都发生了深度而又彻底的改变之后,新的产业便会开始出现。
  这一点在金融行业表现得较为明显。曾经,我们以为,仅仅只是将金融和互联网进行简单地相加,提升了金融的运行效率就万事大吉了。后来的发展告诉我们,仅仅只是提升金融行业的效率,而没有新的金融产业的出现,所谓的效率提升只能放大金融风险,无法真正给金融行业带来长期、持续且本质的改变。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当金融与科技开始进行更加深度的融合之后,特别是随着金融内在的元素、流程和环节都发生了深度而彻底的改变之后,金融本身其实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新的金融产业开始出现了。我们看到的的数字货币,数字金融,智能金融等都是这一现象的主要表现。我认为,这才是产业互联网真正要做的,这才是产业互联网的终点。因此,如果我们要寻找产业互联网的新路径的话,新产业的涌现,必然是一个主要的衡量标准。